app丝瓜视频ios黄

在军训的第一天,登上直升机飞向帝都的郊区,是所有人始料不及的事情。直升机上,安小语好奇地打量着直升机舱里的空间,就看到另一边的许何为正在对自己挤眉弄眼。

九道关的许家虽然受了许奉行的命令要接近安小语,但是许家的作风一直是这样,从来不强求,甚至都没有动用关系改变许何为的班级分配,很不幸地分到了二班。

所以这两天安小语一直都没有看到许何为的身影,几乎以为这个人就要忘了自己的时候,就看到他在直升机的角落里对自己笑着打了招呼,看了一眼教官走过去的背影,张开嘴无声地说了些什么。

安小语没看清,偷偷看了一眼教官,同样无声地问:“什么?”

许何为说:“好久不见!”

安小语翻了个白眼,还以为许何为能有什么中用的消息透露给自己,结果却只是打招呼,这些个世家子弟真是… …狗改不了吃屎。

看到安小语一脸的嫌弃,许何为偷偷笑了一下,低下头去养精蓄锐了。像许何为、安小语和冷殇这样的人,已经看出了事情的不正常,就算事先没有做过准备的,也都在观察过环境之后开始闭目养神。

教官和冉夜这些人把他们的表现看在眼里,暗自点头,接着就看到了机舱中间的刺头三人组,他们三个正在疯狂地玩弄着身上的安带,东张西望地看着机舱里的东西,小声议论,偶尔偷笑。

冉夜有些头疼,碰上了这样的三个学生,她觉得自己的四年教学即将面临巨大的挫折。

正在服役的夜隼S055型运输直升机,专门为大批量军队、器械以及机甲长途运输所设计,机舱宽敞、动力强劲,没过多久,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,但是到了之后,飞机并没有降落,而是悬停在了半空。

教官开始点出了三个人的名字,被点到名字的学生一脸懵逼,解开安带站起身,就被推搡着到了机舱的后门,三个学长给他们发了一个简单的腰包,麻利地在他们的腰上捆上了绳子,扔下了飞机。

三声惨叫由近及远逐渐消失,绳子放了一会儿之后,估计是人要到地上了,学长一刀斩断绳子,关上舱门开始赶赴下一个地方。

粉艳张齐郡魅妆时

安小语已将看清了,这八成就是机甲系军训的第一个试炼了。其他人看到这三个学生的遭遇,不由得后背一冷,心里开始忐忑起来。安小语倒是颇有兴趣。

她知道学校不可能让学生就这样出事,不管教官把他们放下去,分发的背包里到底有什么任务提示,军训的过程中一定有相应的保护方式,或者是隐藏在暗处的教师,或者是随身的监视装备。

从小在东荒长大的安小语,对于只身处在人世之外的事情并不反感,何况还是三个人一队被放下去,安小语的学号和冷殇连着,估计就是他们两个和另一个人一起了。

看了冷殇一眼,安小语点点头,开始等待即将到来的挑战。

很快,下一个三人小队被扔了下去,紧接着又三个人,三人又三人,终于到了安小语和冷殇。和他们一队的人,是一个看起来有些文弱的男生,名字叫冬小关。

冬小关被推搡,瑟瑟发抖,冷殇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别怕,眼睛一闭一睁就过去了。”

这种苍白无力的安慰显然并不能够给冬小关带来安感,他看了一眼冷殇和安小语平静的脸色,有些羞愧难当,但是转眼这羞愧就消失不见了,因为他的腰上被绑上了绳索。

还没来得及回头看最后一眼,身后的学长伸手一推,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天空,安小语内心毫无波动,甚至还笑出了声。身后正在给她戴挎包的学姐笑了:“胆子挺大啊。”

安小语笑着说:“一般一般。”

说完安小语没等学姐推,直接抓着绳子一步迈出了机舱,吓了学姐一跳,赶紧伸手抓紧了绳子,慢慢地把她放了下去。旁边的冷殇笑了两声,也跳了下去,看得旁边的几个学长一脸懵逼。

其中一个学长笑了:“这才是机甲系优秀的学生,到时候给他们多打点分。”

旁边的人斩断了绳子,关上舱门的时候还没缓过神来:“这也行?魏哥,这两个跟你当年也差不多了啊。”

说给安小语多打分的魏学长点头:“那个男的,是第二冷家的老三,我见过几面,还不错,另一个就是这届机甲系的学生代表,背后的来头据说大到吓人,我大伯还说,她是隐脉,而且是东荒人。”

其他几人了然。

魏学长,大名魏卿玄,第一魏家的十三少爷,机甲系的天才,上一届机甲系的学生代表。他嘴里的大伯,就是魏方寸了。

因为自身天赋和家里的关系,魏卿玄可谓在机甲系中一言九鼎,加上上面两届的学生都没有什么亮眼的存在,自从魏卿玄来了三千学院之后,不仅自己的成就显著,还带动了大二这届很多优秀学生的脱颖而出,让他们这一届成为了三千学院近五十年来最成功的一届学生。

所以魏卿玄在学生和老师里有着很高的声望,他说给安小语多加几分,那肯定是要多加分的。可惜安小语还不知道自己这次难得地幸运了一次,站在森林的边缘,还在发愁着不知道怎么办。

冬小关从天上掉下来,落地的时候眼睛一黑就倒地不起了,安小语和冷殇站在旁边有些无语,不知道这样的人当初为什么选择了机甲系,为什么又能成功考得上。

看着这个男生躺在地上,整个人都蜷缩起来,甚至还有吐白沫的迹象,安小语有些气苦,伸手就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晶莹剔透的匕首。

冷殇吓了一跳,还以为安小语要把他弄死在这里,刚想劝阻,就看见安小语伸手一抛,水晶匕首扔到半空突然就变成了一只白色的小猫,落在了安小语的肩膀上。

“霜霜,弄醒他。”

霜狼奶声奶气地叫了两下,跳到了冬小关的身上,转了两圈停在他的肩头,把屁股对准了他的脸,后腿抖了两下,一股清流喷涌而出。

安小语扶额转身,不想看它。

冷殇有些怀疑人生了,一只匕首突然变成了猫,然后这只猫还听的懂人话,最后一泡尿直接呲在了冬小关的脸上,简直就像是一个以战争开始,逐渐变成了神话,最后结尾又变成了笑话的故事,转折有点大… …

冬小关在冷殇瞠目结舌的表情下悠然转醒,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只猫屁股,伸手摸了一下脸上的水迹,鼻子都要气歪了,伸手就要去抓猫尾巴。霜狼一个转身,跳回了安小语的肩膀。

安小语看着冬小关一脸喝了尿的表情,安慰说:“那个啥,其实这是水,很干净的。”

冬小关满脸的不信,但是鉴于自己出丑在先,安小语和冷殇又是一伙的,显然是两个强人,所以他只能忍气吞声地擦着自己的脸。这个时候安小语已经和冷殇打开了分发的挎包开始检查物品了。

挎包里的东西很简单,两瓶水占了一大半的地方,剩下的是一个电子地图,一本小册子,一个简单的腕带式终端。

把终端戴在手腕上,终端马上就亮了起来,识别了三个人的个人信息,随后开始按照学号进行编号,最后弹出了两串时间。上面一串时间是正常的时间,下面的一串,则是一个五天的倒计时。

终端上记载了这次军训的热身任务。

是的,终端上告诉他们的就是这样,把他们分成三人一队扔下来,就是所谓的热身任务。

他们的任务就是,从自己的落点开始,根据电子地图上简单的提示,穿过这一片森林,在五天之内到达森林中心的军事基地。

安小语看着简单的任务提示,深深地知道,越是信息简单的任务,操作的过程中越是困难,没有具体的安排,没有事先的准备,这就意味着他们三个人要在简短的时间内对地图进行分析,快速做出计划。

而做出这样一个计划,在对自己的脚程不了解,对这片森林的具体详情也不了解的情况下,只能摸索着前进,并且在遇到困难的时候随机应变,甚至彻底打破之前的计划,重新确定路线。

冷殇和安小语对视了一眼,又看到冬小关把挎包里的一瓶水拧开,小心地倒出了一点在手心里,仔细地开始洗脸,慢慢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。

伸手夺过了冬小关手里的水瓶,冷殇说:“我们要用五天的时间穿过森林,森林里到底有没有可以引用的水源都不知道,你居然还要洗脸?”

“可是… …”可是被尿了一脸的又不是你!冬小关很想硬气地反驳,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
安小语打开电子地图,看着面前的森林,有些发愁。抬头看的时候根本看不到军事基地的影子,这个基地怕不是藏在山体或者直接就埋在地下,这样的基地可能你从它的门口走过都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。

如果只有冷殇还可以,现在又多了一个冬小关… …

安小语清楚地知道,既然学校将他们分成了三人一组放下来,肯定是要计算团队分数的,任何一个人掉队都不行。

叹了一口气,安小语和冷殇仔细研究着地图,快速地选定了一个方向,带着冬小关从落下的小山坡顶上爬了下去。

而在森林的中央基地里,一个*在所有人的上方,看着面前六十个光屏上显示着的六十个学生,脸上的笑意被光屏的蓝光,闪烁出一丝迷离的冷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