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阁视频app观看无限制版

   中央公园附近,最高那栋摩天大楼顶层,李双红站在落地玻璃窗前,皱起眉头,纽城警方带走苏旭,触及她逆鳞。

   四年来,李双红从未远离纽城,就是为了随时保护苏旭。

   苏家人,不容冒犯,冒犯者死。

   李双红冷哼一声,就要命人去纽城警局传话,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她脑海“让小旭吃些苦会更好。”

   是主人的声音!

   李双红心尖猛颤。

   万里之外。

   华国京城,苏园之中。

   苏昊以意念万里传音的同时,慢条斯理喝茶,这次回来,他就听母亲常说苏旭每次回国探亲都有所变化。

   最大的变化,对北美的赞扬越来越多。

   苏旭这种变化,在苏昊看来是受北美表面现象影响所致,不可取。

   “真不管?”

   气质女神的爱情等待

   刘蓓蓓蹙眉凝视苏昊。

   “狗不嫌家贫,儿不嫌弃母丑,何况漂亮国并非表面那么漂亮,小旭却被一些表面的东西影响。”

   苏昊略显失望摇头,他的儿子,这么容易被忽悠,这点真不像他。

   “万一小旭坐牢……”

   “如果他都坐牢了,还看不清真实残酷的一面,还不反抗,那他就永远待在牢里吧,我没这样的儿子。”

   苏昊说到最后展露一家之主的气场。

   “依着小旭的性子……”

   刘蓓蓓苦笑。

   “在他没认祖归宗那些年,他受了很多委屈,看到许多黑暗面,而出去留学后,李双红又把他保护的太好,为他阻隔一切不好的有害的东西,两相对比,形成巨大反差,产生错误的认知。”

   苏昊放下茶杯,又道:“得让他明白,无论哪里,有光明就有黑暗,不被光明所惑不被黑暗所困。”

   刘蓓蓓点头,不再多说。

   纽城。

   曼区警局。

   审讯室里,苏旭不慌不忙陈述前因后果,如此从容并非因为他是苏家子弟,而是坚信法律公正。

   负责审讯的FBI探员却时不时冷笑,明显在质疑苏旭。

   审讯之后,几名警员将苏旭带离审讯室,遇上带着律师赶来的于若曦。

   “老公!”

   于若曦接近苏昊时被警员拦住。

   “我老公不是罪犯,们为什么拦我?”于若曦怒了。

   “于小姐,冷静,我和他们说。”

   律师将于若曦拉到一旁,之后同警方交涉,结果负责审讯苏旭的FBI探员认定苏旭涉嫌恐袭,不放人,且不予保释。

   于若曦见律师解决不了问题,急忙问苏旭“老公,要么我给家里打电话?”

   “若曦,千万别给家里添乱,我不会有事,最坏不过是让律师出面打官司。”苏旭信心十足叮嘱于若曦。

   于若曦只好点头,看着苏旭被几个警员押走。

   距警局最近的医院里。

   中枪的伤者都被送到这里救治。

   一间病房门口有两名警员守着,病房里的病床上,躺着仍在昏迷的约翰,一位意识模糊的受害者反复呢喃“约翰别杀我。”

   所以约翰也被警方列为嫌犯。

   半个钟头后,约翰醒来,FBI的探员还没来得及问话,约翰的父亲拜森·斯密斯赶到,随行的还有FBI纽城分部负责人、纽城警局副局长、秘书、律师。

   拜森,约翰父亲的名,斯密斯是姓氏。

   纽城两大暴力机构的重量级人物陪同这位拜森·斯密斯先生来医院,可见约翰家世非凡。

   “我想单独和约翰聊几句。”

   拜森整了整西装上衣,提出要求。

   两位大佬点头说可以,其余警员探员自然无异议。

   拜森顺利进入病房,来到儿子床前。

   “父亲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   自知闯了大祸的约翰无颜面对父亲。

   “现在不是说对不起的时候。”拜森没责备儿子,现在也不是发脾气的时候,他坐到床边,握着儿子的手,道:“只需记住,枪手是那位华国同学。”

   约翰惊愕。

   “其他的事情,我来搞定。”

   拜森凝视儿子,就这么一个儿子,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在牢里度过以后的岁月。

   “可是父亲……”

   “难道想以后的日子在牢里度过,直到死?自由比一切都重要,这是常挂在嘴边的话,忘了吗?”

   拜森欠身,在儿子耳边冷冷质问。

   “李是我的朋友……”

   “当被法官定罪,获得几百年刑期的时候,没人会把当朋友,只会把视为该死的罪犯,嘲笑过的人,会更看不起。”

   约翰听完父亲的话,痛苦摇头,不想陷害唯一的朋友。

   拜森皱眉道:“自由和美好的生活重要,还是那黄皮肤的同学重要,得想清楚,约翰已经是成年人,应该做出最理智的选择。”

   约翰揪扯头发,更纠结,更痛苦。

   “约翰,只要听我的,我还会让变成英雄,从此没人再会嘲笑瘦弱分不清红色绿色。”

   “父亲,要做什么?”

   原本痛苦的约翰咬了咬牙,问父亲,明显动心了。

   “是推开一位女同学,使她免遭杀害,是唤醒那华国小子的良知,使他停止行凶,说,这样的,是不是英雄?”

   拜森双手握住约翰的肩头,问约翰。

   约翰下意识点头。

   “那就按我说的做,不能有任何差错。”

   拜森见儿子被说动,脸上有了笑意。

   “可是李……会怎样?”

   “无论怎么选择,一个注定不再把当朋友的华国小子,他怎样,重要吗?”拜森反问约翰。

   约翰无言以对。

   拜森拍了拍约翰的肩头,叮嘱道:“要永远记住,的自由、幸福、生命,比什么都重要,还有一点,也得明白,成年人不论对错,只讲利益!”

   约翰缓缓点头。

   拜森笑着起身。

   “父亲,能做到吗?”

   约翰开始担心他老爹的能力。

   “还记得挂在咱们史密斯家族城堡里那把剑吗?”

   “记得。”

   “拥有那把剑的人,又称执剑者,济世会十二级成员,只比元老会的元老低一级,现任总统不过是济世会九级成员,私下里见到我,得行抚胸礼。”

   拜森言罢,朝着儿子约翰笑了笑,展现强大自信。

   约翰讶异,没想到他老爹不只是议员、亿万富豪。

   第二天上午。

   苏旭被纽城警方转送到FBI纽成分部。

   FBI可监督或接手警方侦办的任何重大案件。

   防爆运囚车尾门打开,四名重装特警押着苏旭下车,一身材极为壮硕的光头男人带着十几名穿着防弹马甲的下属围上来。